<code id='hff60'><strong id='hff60'></strong></code>
<i id='hff60'><div id='hff60'><ins id='hff60'></ins></div></i>

  • <dl id='hff60'></dl>

  • <tr id='hff60'><strong id='hff60'></strong><small id='hff60'></small><button id='hff60'></button><li id='hff60'><noscript id='hff60'><big id='hff60'></big><dt id='hff60'></dt></noscript></li></tr><ol id='hff60'><table id='hff60'><blockquote id='hff60'><tbody id='hff6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hff60'></u><kbd id='hff60'><kbd id='hff60'></kbd></kbd>

        <i id='hff60'></i>
        <fieldset id='hff60'></fieldset>

          <span id='hff60'></span>

        1. <ins id='hff60'></ins>

          <acronym id='hff60'><em id='hff60'></em><td id='hff60'><div id='hff60'></div></td></acronym><address id='hff60'><big id='hff60'><big id='hff60'></big><legend id='hff60'></legend></big></address>

          1. 自行車上的單戀

            • 时间:
            • 浏览:18

              我是高中校園裡的流浪貓。逃課遲到是我的習慣。我每天都拿著一本世界著名的書,讓我的作傢夢想飛揚。

              班主任和我談瞭幾次,問我是否能住在學校。我告訴班主任,我受不瞭宿舍裡臭襪子、臭鞋子和響亮的鼾聲,所以我還是一名日制學生。因為學校離傢很近,所以我隻需要穿過購物街和小路就能到達學校。但即便如此,我還是經常遲到。

              班主任不得不給我下最後通牒,讓我不要上學,但我不準遲到。我答應過,但私下裡,我還是做瞭我自己的事。我經常遲到10分鐘。最後,老師不得不想出一個對策,以免我遲到。也就是說,隻要我遲到,就讓我站在教室門口。

              從那以後,我經常在教室門口站崗,歡迎同學們制造的炮彈。我獨自戰鬥,以冷漠和超然的態度反擊他們。後來,我覺得他們是一群無聊的傢夥,看到他們總的來說很無聊。當這些無聊的傢夥再次看著我時,我已經在他們的眼皮底下溜走瞭。這時,我已經在操場上自由行走,享受著操場上其他班級的體育課。有時候,我也可以加入他們的團隊,腳踏實地,但他們經常不友好地把我趕出去。

              就在這個時候,她撞上瞭我的視線。她穿著運動服,非常安靜,手裡拿著一本書,在操場旁邊的梧桐樹下看書。在這之後的日子裡,我經常在操場上遇見她,我遇見她的次數越多,我就越熟悉她,知道她的名字叫艾,她是下一班的同學,和我一樣,她經常因為遲到而受到老師的懲罰。我心想,像我這樣的男孩受不瞭他們的嘲笑,更何況,一個女孩受不瞭這群烏合之眾的幸災樂禍的眼神。

              慢慢地,艾弗森和我變得越來越熟悉,然後我們互相稱呼對方為朋友。當我問她為什麼經常遲到時,她總是笑而不答。這引起瞭我的好奇心。我決定做一個神秘的後續調查,看看為什麼一個喜歡讀書的安靜女孩像我一樣遲到瞭。

              有一天中午放學後,我開始追蹤。我提前跑出校門,躲進一個地方,等待小艾的出現。最後,艾弗森出現瞭。我沒想到的是,她一直沿著小路走,走出小路,穿過市區。最後,她走進一條很窄的小巷,走進一個小院子。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小庭院。這所房子是瓦蓋的,有一些歷史。我在想,我是應該進去看看,還是應該轉身離開?猶豫間,小艾突然打開門,我來不及躲起來,滿臉歉意,尷尬地說瞭句,你住在這裡嗎?艾佛森看瞭我一眼,關上瞭門。我猜她生氣瞭。

              後來,我和小艾成瞭朋友,她還斷斷續續地告訴我一些關於她的事情。她的父親是礦井的領導者,在一次礦難中被監禁。她的母親再婚瞭。她主動從省會的重點高中回來,在小鎮學習,為年邁體弱的祖母服務。在瞭解艾弗森的經歷後,我突然覺得艾弗森和我遲到的原因是如此的不同,以至於我的心突然對這個女孩產生瞭一絲憐憫。

              我問小艾,為什麼不買輛自行車?這樣,我們上課就不會遲到瞭。小艾笑瞭笑但沒有回答,我知道,也許我不該問,因為像她這種情況,自行車是奢侈品。看著小艾,我連想都沒想,就說,我們相隔不遠,以後,我會負責接你。小艾高興地答應瞭,兩個年輕的心簡單而真實地快樂著。

              我們同意不再遲到。我的自行車成瞭艾弗森的專車,我成瞭她的司機。我們成瞭談論一切的朋友,用自行車傳播我們的青春和快樂。沒有人能阻止青春期的萌芽。我發現自己漸漸喜歡小艾、她的純潔、她的幸福和她讀書時的樣子。她不再遲到瞭,因為小艾,我成瞭一個不被班上其他人討厭的男孩。

              我一直想告訴小艾我的想法。我偷偷給小艾寫信,但我一次又一次地撕掉它,因為我不想因為我的魯莽而破壞我和小艾的關系。經過無數封信和撕毀信,我終於鼓起瞭勇氣。在我送她回傢一次後,我把信扔給她,然後困惑地逃走瞭...

              我不想發生或已經發生的事,小艾不再讓我送她。她變得又冷又奇怪。我後悔不該給她寫信。原本簡單快樂的生活離我越來越遠。

              艾弗森突然從幾千英裡外拒絕瞭我,讓我的心有點不可接受。我以為她能讓我成熟。沒想到,當我離開她時,那個曾經叛逆的男孩又回來瞭。我告訴瞭我的同學關於艾弗森的事。我告訴我的同學,我愛上瞭小艾,並因各種原因與她分離。我說出瞭心中最不真實的想法。我覺得傷害她可能是我最好的出路。那個遲到、逃課、憤世嫉俗的男孩又出現瞭。

              艾弗森最後還給我一封信,信中寫道:我們應該好好談談。我們在校園後面的一個小森林裡相遇。會議的結果是我們都沒說話。我們先是沉默,然後她哭瞭,我完全迷路瞭。我知道她為什麼哭,因為我的話傷害瞭她。她一直不願意告訴任何人她的傢庭和生活。但我知道瞭她的秘密後,就自由地告訴瞭別人。看著她悲傷的樣子,我感到極度悲傷和遺憾...

              後來,我再也沒有見過小艾,她似乎一夜之間蒸發瞭。後來,我得知她的祖母去世瞭,她回到瞭省城。我知道她想和我說話,但事實上她跟我說瞭再見。五年後,我在一次偶然的相遇中遇見瞭小艾。她變得成熟、迷人、可愛。我後悔我幼稚的行為和對她的傷害。她笑著說她已經忘記瞭。

              那天,我說我想借一輛自行車帶她去省城轉轉。她沒有拒絕。在點頭之間,煙霧在我們的眼睛之間升起,青春的過去在我們的腦海中慢慢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