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pan id='ivdwv'></span>
      <ins id='ivdwv'></ins>

        <i id='ivdwv'></i>
        <fieldset id='ivdwv'></fieldset>

          <code id='ivdwv'><strong id='ivdwv'></strong></code>
        1. <tr id='ivdwv'><strong id='ivdwv'></strong><small id='ivdwv'></small><button id='ivdwv'></button><li id='ivdwv'><noscript id='ivdwv'><big id='ivdwv'></big><dt id='ivdwv'></dt></noscript></li></tr><ol id='ivdwv'><table id='ivdwv'><blockquote id='ivdwv'><tbody id='ivdwv'></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ivdwv'></u><kbd id='ivdwv'><kbd id='ivdwv'></kbd></kbd>
        2. <dl id='ivdwv'></dl>
          <i id='ivdwv'><div id='ivdwv'><ins id='ivdwv'></ins></div></i><acronym id='ivdwv'><em id='ivdwv'></em><td id='ivdwv'><div id='ivdwv'></div></td></acronym><address id='ivdwv'><big id='ivdwv'><big id='ivdwv'></big><legend id='ivdwv'></legend></big></address>

            魚的命根子在哪裡

            • 时间:
            • 浏览:3

            從前有一位老人,膝下有三個兒子。老人臨死的時候,把三個兒子叫到身邊,叮囑他們要團結友愛、和睦相處。並且把自己珍藏的一把名叫“桑珠日尺”的如意寶刀,留給大兒子;把一塊閃閃發光的黃金,留給二兒子;同時把十一隻名叫“頓結巴青”的山羊和綿羊,留給瞭心愛的小兒子。接著,就閉上眼睛離開瞭人間。

                   

            有一天,兄弟三人看到河裡有一條大魚。老大說:“魚的命根子在頭上,應當砸它的頭!”老二說:“不對!魚的命根子在腰上,應當刺它的腰!”老三說:“你們倆都錯瞭!魚的命根子在尾巴上,應當砍它的尾巴。”三兄弟為瞭怎樣殺死這條魚,爭得面紅耳赤、不可開交,最後一狀告到宗本那裡,請宗本判決。

                   

            晚上,老大躺在墊子上,怎麼也睡不著,他為瞭打贏這場官司,半夜把祖傳的如意寶刀送到宗本手裡,請宗本在判決時同意他的主張,宗本連忙點頭答應:“那當然!”同樣,老二送去貴重的黃金,老三送去稀罕的山羊和綿羊,要求宗本替自己說話,宗本都爽快地作瞭承諾。

                   

            過瞭三天,判決的日子到瞭。兄弟三個走進公堂的時候,還各自用巧妙的隱語提醒宗本,不要忘瞭自己的賄賂。老大朝宗本作瞭一個揖,高聲念道:“寶刀插在鞘裡,不怕任何敵人。宗本大人,魚的命根子隻能在頭上呀!”老二進來時也說:“黃金理在地下,光芒射上天空。宗本大人,魚的命根子隻能在腰上呀!”小弟弟的意思更清白:“羊兒逃過深山,腳印留在平川。宗本大人,魚的命根子如果不在尾巴上,我是不答應的”。

                   

            最後,宗本從寶座上站起來,非常嚴肅地判決道:“老大講的有道理。我看見春天的魚,一群群逆水往上遊,全靠腦袋的力量。這時節魚的命根子,應該是在腦袋上。老大,我宣佈你勝利瞭!”說完,拿起一根劣質哈達,叫文書掛在大哥的脖子上。大哥得意洋洋,就象鬥贏瞭的公雞一樣地看著兩個弟弟。宗本咳嗽瞭一下,接著又說:“老二說的也不錯嘛!我看見冬天的魚,在魚洞裡一層疊著一層,全靠腰兒頂起。這時候魚的命根子,如果不在腰上又在什麼地方呢?老二,你也勝利瞭!”文書根據宗本的差思,也給老二獻瞭一根劣質哈達。這時,老三坐不住瞭,正想發作。宗本擺擺手,叫他安靜下來,說:“老三講的,也不是沒有根據。我看見夏天的魚,一個個躍入空中,憑的是尾巴的力量。這時候魚的命根子,大概是在尾巴上瞭。老三,我宣佈你也取得瞭勝利。”於是,老三也得到一根劣質哈達。

                   

            宗本判決完畢,宣佈退堂,回傢喝酒吃肉去瞭。

                   

            公堂上剩下三兄弟,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半天說不出一句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