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l1cd3'><div id='l1cd3'><ins id='l1cd3'></ins></div></i>

      <code id='l1cd3'><strong id='l1cd3'></strong></code>
      <acronym id='l1cd3'><em id='l1cd3'></em><td id='l1cd3'><div id='l1cd3'></div></td></acronym><address id='l1cd3'><big id='l1cd3'><big id='l1cd3'></big><legend id='l1cd3'></legend></big></address>

    1. <tr id='l1cd3'><strong id='l1cd3'></strong><small id='l1cd3'></small><button id='l1cd3'></button><li id='l1cd3'><noscript id='l1cd3'><big id='l1cd3'></big><dt id='l1cd3'></dt></noscript></li></tr><ol id='l1cd3'><table id='l1cd3'><blockquote id='l1cd3'><tbody id='l1cd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1cd3'></u><kbd id='l1cd3'><kbd id='l1cd3'></kbd></kbd>
        1. <span id='l1cd3'></span><fieldset id='l1cd3'></fieldset>
            <ins id='l1cd3'></ins>
            <i id='l1cd3'></i>
            <dl id='l1cd3'></dl>

            情人節最後一朵玫瑰

            • 时间:
            • 浏览:12

            杭嬰和海寧結婚整整三年瞭。兩人談戀愛時,海寧是個非常體貼浪漫的人,幾乎每周都要送一束玫瑰花給杭嬰,惹得杭嬰辦公室的幾個小姑娘艷羨不已。杭嬰心裡也覺得甜滋滋的,那股幸福感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可自從結婚後,海寧就失去瞭那股羅曼蒂克味,每天早上上班,晚上下班,為生計忙碌,連花瓣都不見一片,甚至晚上杭嬰想讓海寧陪著去街上逛逛,海寧也會借故推托。於是,杭嬰時不時地對海寧透露出不滿。

            轉眼到瞭二月初,情人節就要到瞭。杭嬰的小姐妹毛娟從繅絲廠下崗後,在東興商場門口搭瞭間玻璃房賣鮮花。平時那間小花房生意極好,特別是到瞭二月初,那玫瑰花特別走俏,要賣到八元一枝。杭嬰周末得空,偶爾也會去花房幫毛娟賣花。看到那一對對小青年依偎著來買花,杭嬰就羨慕不已。

            見杭嬰癡癡的樣子,毛娟知道她的心思,笑道:杭嬰,什麼時候讓海寧也送你一束玫瑰花?

            杭嬰嘆瞭一口氣,說:想讓他送花,隻有和他離瞭婚,再和他重新談一次戀愛。

            毛娟見杭嬰一副憂鬱的樣子,說:杭嬰啊,我賣瞭幾年花,買花的大多是那些未婚的小青年,結婚後還買花送給老婆的不多見啊,看來得想想辦法才行。

            杭嬰沮喪地說:是啊,結婚後誰對老婆還有激情呢!但說是這樣說,杭嬰心裡卻在想,不管是什麼人,隻要能送我一束花,也是很浪漫的呀!

            轉眼到瞭二月十四日,杭嬰剛到辦公室上班,忽然一陣馥鬱的花香飄進門,一個小姑娘捧著一大束玫瑰花走進來,進門就甜甜地問道:誰是杭嬰小姐?有她的玫瑰花!

            哇!杭嬰辦公室裡的幾個姑娘發出一聲聲羨慕的驚嘆,團團圍住瞭杭嬰和那束玫瑰花。看不出啊,杭嬰姐,海寧哥還是這麼浪漫,送你這麼大一束玫瑰花!

            杭嬰想不到海寧真的送瞭這麼大一束玫瑰花,不禁激動得粉臉通紅,但她馬上回過神來,問小姑娘:你有沒有搞錯,誰送我的玫瑰花?

            小姑娘笑著說:不知道是誰,老板娘要我送來的,你可以看看花叢間的卡片。

            幾個姑娘早在嚷嚷瞭:快看看,是誰送的玫瑰花?

            杭嬰抽出花叢中的卡片,隻見上面寫瞭幾句話:情人節,九十九朵玫瑰,送給我心中的情人!但沒有署名。

            這一下,幾個姑娘開始猜測瞭:想不到,杭嬰啊,你也有情人啦!

            杭嬰的臉更紅瞭,忙否認道:我哪有什麼情人,這是海寧送我的嘛!

            話雖這麼說,其實杭嬰心裡明白,這一大束玫瑰要花不少錢,以海寧這兩年的表現來看,他是絕對不會買的,一定是哪個暗暗喜歡自己的男人送的。如今的問題是,怎麼處理這束來歷不明的玫瑰花。

            臨下班時,杭嬰已經有瞭主意,她把一大束玫瑰花坦坦蕩蕩地捧回瞭傢,這時,海寧也剛好到傢。杭嬰對海寧說:海寧,毛娟讓我下班後幫她賣一些花,我一個人不敢去,你和我一起去!

            海寧望著那一大束玫瑰,無奈地說:好吧。

            於是,杭嬰依偎著海寧,捧著玫瑰在大街上漫步,順便兜售玫瑰花。在這樣浪漫的氣氛中,杭嬰仿佛回到瞭和海寧初戀的時候。

            到晚上十點多,這一大束玫瑰都賣光瞭。回到傢,海寧就嚷嚷著說太累瞭,便一頭鉆進瞭衛生間。

            這時,杭嬰猛然想起應該和毛娟通個氣,要不明天海寧和毛娟一碰面,這把戲不就穿幫瞭!於是她掏出手機撥通瞭毛娟的電話。那邊毛娟一聽是杭嬰,便樂呵呵地說:杭嬰,你今天高興瞭吧?一大早,海寧就來訂瞭九十九朵玫瑰,讓我派人送到你辦公室呢!

            杭嬰傻眼瞭,愣怔在原地。這時,身後傳來海寧略帶興奮的聲音:親愛的,你回頭看看。杭嬰疑惑地轉頭看去,隻見海寧變戲法般從身後拿出一朵玫瑰,笑吟吟地遞到她面前,說:這兩年我為生計奔波,對你的關心不夠。幸好毛娟及時點醒瞭我,讓我明白瞭生活不是隻有柴米油鹽,還需要儀式感,於是我今天一大早去毛娟的花房訂瞭九十九朵玫瑰給你……你把那束玫瑰拿回來還撒瞭謊,我不想揭穿你的小把戲,就順著你的意思一起去賣玫瑰,出門前我趁你不註意,悄悄拿瞭一朵玫瑰藏起來瞭……隻要心中有愛,每天都是情人節!

            眼淚瞬間盈滿瞭杭嬰的眼眶,她哽咽著接過這情人節的最後一朵玫瑰,然後一頭紮進海寧的懷裡,流著淚笑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