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keeka'><strong id='keeka'></strong><small id='keeka'></small><button id='keeka'></button><li id='keeka'><noscript id='keeka'><big id='keeka'></big><dt id='keeka'></dt></noscript></li></tr><ol id='keeka'><table id='keeka'><blockquote id='keeka'><tbody id='keek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keeka'></u><kbd id='keeka'><kbd id='keeka'></kbd></kbd>
  2. <i id='keeka'></i>

    1. <acronym id='keeka'><em id='keeka'></em><td id='keeka'><div id='keeka'></div></td></acronym><address id='keeka'><big id='keeka'><big id='keeka'></big><legend id='keeka'></legend></big></address><i id='keeka'><div id='keeka'><ins id='keeka'></ins></div></i><dl id='keeka'></dl>

      <code id='keeka'><strong id='keeka'></strong></code>

        <ins id='keeka'></ins>
        <span id='keeka'></span>

      1. <fieldset id='keeka'></fieldset>
        1. 愛情騙子

          • 时间:
          • 浏览:3

            文森長得英俊帥氣,舉止優雅,看起來頗有幾分紳士風度,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他是個非常有教養的上等人,其實他的真正身份是個騙子,一個專門以有錢女人為對象的愛情騙子。

            這天,他從賭場出來時口袋裡已經幹凈得像洗過一樣,他正盤算著該到哪裡去尋找獵物時,幾輛汽車停在他身邊,車上下來幾個壯漢,不由分說地把他扔進瞭汽車。

            等他醒過來,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四周一片黑暗,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突然,一道強光打到瞭他的臉上,隻聽黑暗中有個陌生男人的聲音響瞭起來:文森先生,還記得被你騙過的傑西卡女士嗎?是她雇我們來找你算賬的,她希望能給你留下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說吧,你是想缺隻胳膊還是少條腿?

            這完全是個誤會,我要見傑西卡,當面向她解釋!文森一聽慌瞭神,這傑西卡就是他的上一個獵物,沒想到報應來得這麼快。

            沒用的!她現在正在氣頭上,見到她你的下場隻會更慘!對方在他將要絕望的時候拋出一條誘餌,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可想。隻要你能幫我辦一件事,我會負責幫你把所有的麻煩擺平!

            文森無奈地點點頭,心說事情都到這份兒上瞭我能不答應嗎,隻是自己除瞭騙人外似乎一無所長,對方找自己能有什麼事呢?

            我要你做的事其實非常簡單,而且是你最擅長的,我希望你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一個女孩愛上你,有關她的資料一會兒我會給你。

            燈光熄滅瞭,文森眼前一片漆黑,有兩個人過來給他松瞭綁,又塞給他一個文件袋。然後,那個聲音又惡狠狠地警告道:你最好別耍花樣,要不然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還有,開著手機,我會隨時和你聯系!

            資料是關於一個叫安妮的年輕女孩的,裡面寫得也不是很詳細,隻是簡略地介紹說安妮父母雙亡,今年十八歲,剛高中畢業不久。從安妮的照片來看她長得不是很漂亮,看起來帶著幾分柔弱,讓人一見就有種想要呵護的感覺。

            這個任務對文森來說根本就沒什麼難度,隻是對方雇他的動機是什麼呢?他實在看不出得手後對方能獲得什麼好處。

            既然想不通就暫時不想瞭,現在還是先完成任務要緊,文森感覺得出那幫傢夥絕不是什麼善茬,說得出一定會做得到。

            第二天一早文森就來到安妮傢附近,等她出門後裝作不留神把她手裡的東西撞瞭一地,然後借機交談起來。

            原來安妮要去孤兒院做義工,手上拿的都是給孩子們的禮物。文森說他正好順路,可以送她一程。

            兩人邊走邊聊,文森善於察言觀色,投其所好地挑些安妮感興趣的話題來講,兩人漸漸熟絡起來。

            兩人正聊得高興,突然旁邊闖過來兩個黑人,一把抓住安妮就想往旁邊的汽車上拖。文森極力壓下想要逃跑的念頭,硬著頭皮沖瞭上去。他死死拉住安妮不放,也不知挨瞭多少拳腳,幸好附近有不少人聞訊趕瞭過來。兩個黑人見勢不妙,隻好扔下安妮落荒而逃。

            文森被打得皮開肉綻,鮮血直流,他賴以謀生的英俊臉龐也變得慘不忍睹。文森心想這下子可虧大瞭。雖然從診所出來安妮看他的目光已經多瞭幾分深情,可是即使成功瞭也從她身上榨不出幾兩油來,這註定是個賠本的買賣。

            文森剛回到傢就接到瞭那神秘雇主的電話,表揚他今天表現得不錯,因為安妮最喜歡勇敢的男人,還說已經給他的信用卡裡打瞭一筆錢作為獎勵。

            文森埋怨對方多此一舉,不該弄什麼英雄救美的老套把戲,難道憑他縱橫情海多年的本事連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都搞不定嗎?沒想到對方說這事和他們無關,完全是個意外,不過他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類似事件瞭。

            文森一想起剛才的情形就後怕不已,看來以後再遇到這種事還是躲遠些的好。

            從那天起文森就成瞭安妮傢的常客,兩人的感情也迅速升溫,他已經能從安妮的眼睛裡看到愛的火花瞭。計劃已經成功瞭,可是文森卻高興不起來,因為雇主接下來的指示是讓他趁熱打鐵趕快向安妮求婚。

            文森是在一個破碎的傢庭長大的,母親一向體弱多病,他的父親卻為瞭一個有錢的女人狠心拋下瞭他們母子,所以從懂事起他就不得不挑起傢庭的重擔,也吃盡瞭苦頭。仇恨的種子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發芽的,所以他騙那些有錢的女人時有種報復的快感,也覺得心安理得。可是安妮就不同瞭,他是第一次見到這麼純真善良又富有愛心的女孩,欺騙她總是讓文森有種難以言說的負罪感。

            文森不想為虎作倀,於是很委婉地告訴雇主他不想繼續下去瞭,對方聽完當即就摔瞭電話。不過很快就派人給他送來兩個禮物讓他選擇,一個是一捆十萬美金的鈔票,另一個是一顆帶血的子彈!

            文森既不想傷害安妮也不想這麼早就去見上帝,所以他選擇瞭三十六計走為上。

            可惜文森還是把事情給想簡單瞭,他一出門就被攔瞭回來。那些人一個個兇神惡煞,身上都帶著槍,看樣子是被派來專門監視他的。

            為首的一個光頭佬惡狠狠地警告他說:求婚的事必須馬上進行,而且隻許成功不許失敗!

            文森沒有辦法,看來隻有走一步是一步瞭。他捧瞭一大束玫瑰上門求婚,沒想到安妮竟然拒絕瞭,還把他推出門去,任他怎麼敲門也不肯再開。文森相信自己的眼睛,安妮明明是愛他的,可是她為什麼要拒絕呢,難道她已經知道瞭這是個陰謀?

            文森有些失落的同時又為安妮沒落入對方的圈套感到慶幸。他不明白那個神秘雇主為什麼非要他這麼做,他們究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呢?

            雇主顯然對文森的工作很不滿意,在電話裡給他下瞭最後通牒,警告他說如果明天再搞不定的話就準備收屍吧!

            文森一夜都沒合眼,第二天一早就趕到安妮那裡,可是等待他的卻是一個空房子,安妮已經不知去向瞭。他本來以為這次自己必死無疑,可是等瞭一天也沒有人來找他算賬。不僅雇主沒有再打來電話,就連那些監視他的人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文森逃過瞭一劫,可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他滿腦袋都是安妮柔弱無助的樣子,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瞭,是她自己要走還是被逼著離開的,她現在有沒有危險?他恨自己為什麼不早些提醒安妮,如果她出瞭什麼事自己恐怕一輩子都不會安心。隻是人海茫茫,要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文森腦海裡忽然想起一個人來傑西卡!是她找人來對付自己,那她一定知道幕後黑手是誰。隻是她對自己恨之入骨,想要從她嘴裡套出話來恐怕沒那麼容易。

            文森精心化妝瞭一番,腦袋上纏著繃帶,腿上打著石膏,坐著輪椅出現在傑西卡面前,然後痛哭流涕地請求她的原諒。他的苦肉計非常有效,傑西卡見他這個樣子也嚇瞭一跳,說自己當時被怒火沖昏瞭頭腦才雇人報復的,其實第二天她就開始後悔瞭。她透露說那個神秘的幕後黑手是舊金山赫赫有名的黑幫老大卡特。

            文森聽完倒吸一口冷氣,幾乎想打退堂鼓瞭,可是一想到安妮現在生死未卜,他就什麼也顧不得瞭。卡特一向行蹤詭秘,連警察都不知道他的準確落腳點,文森更不知如何著手,他隻好到卡特的地盤去碰碰運氣。結果他的四處詢問引起瞭卡特手下的註意,把他帶到黑屋裡一頓狠揍,還逼問他究竟是警方的人還是敵對黑幫的探子,幸虧後來遇到瞭那個監視過他的光頭佬才解瞭圍。

            光頭佬解釋說因為卡特最近被人暗算受瞭傷,所以這裡才會這麼如臨大敵。文森連忙問起安妮的下落,光頭佬卻說沒有老大發話他不能透露任何消息,不過他答應替文森傳個話。半個小時後卡特同意瞭文森的見面要求。

            文森終於見到瞭這位傳說中的黑幫老大。卡特胳膊上纏著繃帶,面色有些蒼白,不過目光依然如鷹隼般銳利:你沒有完成任務還敢大搖大擺地送上門來,膽子不小呀!

            我來這裡隻是想知道安妮的下落。文森戰戰兢兢地說明自己的來意。

            安妮有什麼事都和你無關,你也不該問,別忘瞭你隻是被雇來演戲的一枚棋子!卡特說完就要手下把他趕出去。

            文森知道如果這次不問清楚就再也沒有機會瞭,他鼓起勇氣告訴卡特,隻要能知道安妮的下落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卡特聽完足足瞪瞭他好幾分鐘,然後臉色逐漸緩和瞭下來,他示意手下放開文森:你放心吧,安妮是我的親生女兒,我怎麼會傷害她呢!

            原來安妮的母親是卡特以前的情人,他們分手後安妮的母親才發覺自己有瞭身孕,不過她並沒有向卡特提及此事。卡特也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麼一個女兒,直到三年前他接到安妮母親臨終前的來信才知道此事。

            卡特本想把女兒接回身邊照顧,可又怕自己有不少仇傢,挑明身份恐怕會危及到她的安全,所以才一直沒有相認。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幾個月前安妮突然被查出患有絕癥,用盡各種方法治療都沒有效果,醫生說她的生命隻能按天來計算瞭。

            卡特隻有這麼一個女兒,他知道後幾乎要發狂瞭。後來還是醫生提醒他,如果病人有什麼未瞭的心願最好能幫她實現,讓她能夠開開心心、無牽無掛地離開這個世界。

            卡特偷看瞭女兒的日記,發現安妮對即將到來的死亡並不害怕,還很高興這麼快就可以和媽媽在天堂相會瞭。隻是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是沒有能好好談一次戀愛,不知道愛情是什麼滋味卡特現在惟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方式來滿足女兒最後的願望,所以這才找到瞭在這方面經驗豐富的文森他不介意用些欺騙的手段,隻要女兒活著時能開心就好瞭。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這輩子作孽太多才會報應在女兒身上?卡特眼裡湧上一層水霧,人也像一下子老瞭十歲。黑幫老大也是人,也有感情,他的悲傷絕不會比任何一個遇到這種情況的父親少。卡特告訴文森,安妮那天離開後不久就病發住院瞭,兩天後就離開瞭人世

            卡特把安妮的日記留給瞭文森,說:不管你是虛情也好假意也罷,起碼你給安妮帶來瞭快樂,我想你應該看看這些。

            文森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他打開日記,找到安妮和自己相遇的日子,看著看著眼淚就淌瞭下來,因為安妮在字裡行間

            都流露著對他濃濃的愛意。他翻到最後一頁,隻見上面寫著:這段時間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今天,文森向我求婚瞭,沒想到我在生命終結前還能尋找到一份真愛,我幸福得都要暈過去瞭。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病我還是狠心地回絕瞭他。我不想讓他陷入太深,免得將來他為我的離去而傷心

            文森心中感慨萬千:安妮是那麼的善良,直到這時候還在為別人著想,她對這份感情付出瞭全部的愛。可是自己呢?從頭到尾都隻是在騙她!這是對那份純潔的愛的不可饒恕的褻瀆,雖然安妮永遠都不會知道真相,可是自己的良心將永無安寧!

            文森在安妮的墓前挖瞭個坑,把一枚鉆戒埋瞭進去,然後開始默默祈禱:安妮,希望你能在天堂裡永遠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