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65y99'><em id='65y99'></em><td id='65y99'><div id='65y99'></div></td></acronym><address id='65y99'><big id='65y99'><big id='65y99'></big><legend id='65y99'></legend></big></address>

        <code id='65y99'><strong id='65y99'></strong></code>
        <ins id='65y99'></ins>

      1. <i id='65y99'><div id='65y99'><ins id='65y99'></ins></div></i>
      2. <tr id='65y99'><strong id='65y99'></strong><small id='65y99'></small><button id='65y99'></button><li id='65y99'><noscript id='65y99'><big id='65y99'></big><dt id='65y99'></dt></noscript></li></tr><ol id='65y99'><table id='65y99'><blockquote id='65y99'><tbody id='65y99'></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5y99'></u><kbd id='65y99'><kbd id='65y99'></kbd></kbd>

      3. <fieldset id='65y99'></fieldset><dl id='65y99'></dl>
        <span id='65y99'></span>
        <i id='65y99'></i>

            有一種愛叫放手

            • 时间:
            • 浏览:16

              你是從二樓沖瞭下來,和我迎面撞上,把瘦弱的我撞到瞭走廊邊的花崗巖上。聞風而至的幾個老師都跑上來關心地看我的腦袋,隻有你戰在旁邊仿佛與自己無關一樣說:"嬌氣包,就會哭".
              班主任狠狠地訓斥:"你為什麼要撞她?看你把她頭皮都撞破瞭。"這時從旁邊經過的幾個別班男生對著你大聲哄說:"哈哈,平哥,好牛,吃人傢的豆腐!"你居然站在班主任旁邊還得意洋洋地說:"是啊,怎麼樣?服瞭吧!"臉色鐵青的班主任居然沒有讓你寫檢查,而是大聲說:你牛是吧?看我怎麼懲罰你。"那天下午,我的目光不在教室裡,而是留在窗外,因為窗外有個男孩正在走廊的花崗巖墻壁上從南蹭到北,從北到南。他那雪白的體恤己經變得滄桑無比,猶如講臺上的抹佈一樣。忽然他的目光投向我,我來不及躲避,正好和他迎面撞上,我原以為他會瞪我怎麼懲罰你。"那天下午,我的目光不在教室裡,而是留在窗外,因為窗外有個男孩正在走廊的花崗巖墻壁上從南蹭到北,從北到南。他那雪白的體恤己經變得滄桑無比,猶如講臺上的抹佈一樣。忽然他的目光投向我,我來不及躲避,正好和他迎面撞上,我原以為他會瞪我一眼,由於作者時間問題,沒寫完,待續…作者來瞭。
              然後再朝地啐上一口。反正我是經常用這樣的方法來對待那些在老師面前告密的人。不過他卻對我笑瞭笑,做出一個當時流行的哆啦A
              夢從口袋裡向外掏東西的動作,並且他真的掏出瞭一根棒棒糖,從窗戶扔瞭進來,正砸到我腦袋。我輕輕地"哎呀"一聲,正在上課的班主任怒氣沖沖站在他面前說"好啊,你小子還敢打擊報復。我站在班主任身後,歉意地看瞭他一眼,他俏皮地對我吐瞭吐舌頭。很奇怪,這個俏皮的動作讓我對他充滿瞭好感,但是班主任對他卻沒有一點欣賞,不僅讓他繼續蹭花崗巖墻壁,還下瞭個更驚人的規定:請繼續把舌頭伸出來。母校的很多老師都會記得一個夏日的下午,有一個男孩在走廊的墻壁上從南蹭到北,並且一直吐著舌頭說:"好熱".那時的我是個很瘦弱的女孩子,經常、生病,也許是太多的藥物讓我變得內向而孤僻,就像有時太多的藥物冶療會讓人發瘋一樣。所有老師都在腦袋裡繃緊瞭一根名叫"成績"的弦,而成績優秀的我就是他們弦上的那根最鋒利的箭。林平,我每次考試都會註意到他,因為每次公佈成績後,他總會走到我面前,敲敲我的桌子說:"這次我倆又是第一。"是的,貼在墻上的成績表上面第一個名字是我,而他總是在最下面呼應著我的名字。那天晚上下瞭自習,當我走到自己的單車旁時,發現林軒正蹲在旁邊滿臉笑意地看著我。我警惕地問:"你在這裡幹什麼?"他輕輕地攤開自己的手掌,一個氣門芯靜靜北躺在他的手心。瞪著他冷冷地說:"你為什麼要拔我的氣門芯?難道這就是你的報復?無恥!"他指瞭指旁邊一輛嶄新的山地車說:"我沒拔你的氣門芯啊,是我的被人拔瞭,我能和你一起回傢嗎?"我沒有絲毫的猶豫,點瞭點頭,答應瞭他,但是我卻沒有說話…